<fieldset id='g1vsx'></fieldset>
<dl id='g1vsx'></dl>
    1. <acronym id='g1vsx'><em id='g1vsx'></em><td id='g1vsx'><div id='g1vs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1vsx'><big id='g1vsx'><big id='g1vsx'></big><legend id='g1vs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g1vsx'></span>
      <i id='g1vsx'></i>

    2. <tr id='g1vsx'><strong id='g1vsx'></strong><small id='g1vsx'></small><button id='g1vsx'></button><li id='g1vsx'><noscript id='g1vsx'><big id='g1vsx'></big><dt id='g1vs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1vsx'><table id='g1vsx'><blockquote id='g1vsx'><tbody id='g1vs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1vsx'></u><kbd id='g1vsx'><kbd id='g1vsx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g1vsx'><strong id='g1vs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g1vsx'></ins>
            <i id='g1vsx'><div id='g1vsx'><ins id='g1vs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狀元失蹤案中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4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大宋仁宗年間,新科狀元范仲禹莫名其妙地失蹤瞭。 

            朝廷派瞭好幾批報錄的人前去范仲禹的住處通報,可是房主卻說,已經好幾天不見狀元公瞭。原來范仲禹帶著妻子白氏和兒子金哥,兩個月前來到京城,租瞭住房。每日專心讀書準備應考,日子過得安寧。大考之後,范仲禹一傢三口說是去尋親,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。 

            包拯傳來范仲禹住處的房主,查問范仲禹去何處尋親。房主道:小人聽狀元公說,他嶽母傢就住在京城郊外,叫做什麼萬安山的地方。其他的小人就一概不知瞭。包大人即命張龍、趙虎帶差人去萬安山一帶查訪。

            萬安山在京城南郊,山深林密。張龍、趙虎帶著人在山林裡走瞭好久,一個人也沒見到。忽然從對面山坳裡走出兩個人,抬著一個大木箱子,急匆匆地走著,還鬼鬼祟祟地東張西望。張龍、趙虎見他們行蹤可疑,一聲大喊:站住!你們是幹什麼的?那倆人聽見聲音,慌得扔下箱子,兔子一般地跑瞭。張龍等人來到箱子前,打開箱子,箱子裡滾出一個人來。那人披頭散發,衣襟凌亂,渾身血跡斑斑,口中兀自念著好狗賊,還我妻兒。見著差人,一把揪住,你這惡奴,打得我好慘!”張龍一看,原來是一瘋漢。於是命人將瘋漢帶上,一行人又查找瞭一回,最終還是一無所獲,隻得回府,向包大人交令。包大人聽瞭張龍稟報,讓人先安排瘋漢住下,等查到狀元下落後再作處置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張龍等人正準備再去萬安山查找,忽聽大堂門外有人吵嚷著要告狀。包大人立即升堂,兩個告狀人,一個細高個兒,一個身材矮壯。倆人你扯著我,我揪著你,同時緊抓著一根韁繩——一頭大花驢跟在他們身後。見瞭包大人,兩個人跪倒行禮,訴說起瞭告狀緣由。

            細高個兒名叫屈良。原籍山西,現住在京城,經營著一傢興隆木器廠。昨天,他弟弟屈申出城買木材,到今天早上還未回來。屈良不放心,因為屈申身上帶著四百兩銀子,而且又愛喝酒,性情魯莽,怕有什麼意外。所以一大早,屈良就到城外去找。正好就看見這個矮壯漢子牽著這頭大花驢進城,屈良認識這是自傢弟弟屈申騎出去的驢,於是便上前一把扯住他,要他交出弟弟和銀兩。 

            包拯問道:你緣何認定這就是你傢的驢子?屈良道:這隻花驢已在我傢養瞭多年,再熟悉不過瞭。它耳後有一處白斑,因為拉木材受過傷,一隻腿還微微有些瘸。屈良的話一點不錯,差人果然在驢子耳後見到白斑。 

            包拯又問矮壯漢子:這驢子是如何到你手上的?從實招來。

            矮壯漢子名叫白雄,傢住京城南郊萬安山西南的八寶村,其姐姐遠嫁他鄉,傢中隻剩一老母與他相依為命,平日以捕獵砍柴為生。昨天他正在山中打獵,忽然一陣腥風刮過,隻見一隻斑斕猛虎,口中叼著一個小孩子,白雄來不及多想,忙抬手一箭,正中老虎後腿,那虎負痛,松下口中小孩,竄入林中不見瞭。白雄忙上前看那孩子,已然嚇得暈瞭過去。幸好傷得不重,便把他帶回傢中,細心照料。

            晚上小孩醒瞭過來。白母問他傢住哪裡,年齡多大,父母姓氏,那小孩答得很伶俐:我名叫金哥,今年八歲,傢住湖廣府江夏縣南安村,父親姓范,母親白氏。白母吃驚地問:你父親是不是叫范仲禹?金哥詫異道:你怎知道我父親的名字?白母抱著金哥,潸然淚下:我就是你的外祖母啊!”原來當年范仲禹一傢也在京城居住,范仲禹迎娶白氏後不久,就舉傢南遷,兩傢漸漸斷瞭音信,沒想到今日意外相逢。 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包拯聽到這裡,心中暗自高興,終於有瞭狀元郎的消息瞭。那范仲禹夫婦現在何處?

            白雄又說起後來的事情。原來大考一過,夫婦二人便帶著金哥,騎著自傢的一頭毛驢,來到京城南郊,尋訪嶽母傢。因年隔日久,一時未能找到,一傢三口便在路邊休息,范仲禹去找吃的,讓母子二人留在原處。過不多久,林中出來一幫人,都騎著高頭大馬,為首的人看著白氏暗道:想不到深山之中,竟然有這樣標致的婦人。一聲令下,讓人搶瞭白氏便走。白氏一邊掙紮,一邊呼叫金哥快跑。金哥便慌不擇路地跑入山林之中,不想竟落入虎口,幸被白雄救下。白母聽瞭,擔心女兒、女婿,命白雄打聽二人下落。白雄先來到萬安山前,果見一頭花驢在那兒啃草,隻是不見人。便牽瞭驢兒進城,想打聽消息。不想剛到城門前,就被這個叫屈良的人拉扯住。 

            包拯問白雄:你怎斷定此乃你姐夫所騎之驢?白雄道:小人並不知道。但此驢正在金哥所說丟驢之處,自然認定這是姐夫傢之驢。” 

            聽罷訴說,包拯思忖,倆人說的都是實話,此案還有許多有待查證之處。便命差人先將二人送回,查實情況,取保候審。

            包拯退瞭堂,將張龍、趙虎叫到跟前:你二人分頭行事,一路去打聽,看有哪傢富豪大戶搶瞭貧傢女子的,一路去查尋無主的驢子。此驢關系重大,能否破案全在它身上。記住,查到之後,不要驚動它,跟在它後面,且看它去往何處。二人領命而去。 

            趙虎帶著人正走在街上,忽見前面亂成一團。還有人喊:這是誰傢的驢子,怎麼由著它在街上亂跑?趙虎聽說是驢子,忙上前查看。隻見一頭大黑驢,在街上旁若無人地走著。趙虎正想上前拉走驢子,忽然想起包大人的話,便帶著差人跟在驢子後面,看它往哪裡跑。 

            那驢子不緊不慢地跑著,出瞭南城,徑自往山林那邊跑。趙虎記得,那正是往萬安山的方向,心中不禁有些驚異。也不知跑出瞭多遠,前面是一座寺院,院中正傳出一陣吵鬧之聲。隔著院墻看過去,隻見一個身材粗胖的人正揪著一個和尚大聲吵叫著。趙虎一面命人跟定瞭驢子,一面推開院門,過去查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