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h9n9o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h9n9o'><strong id='h9n9o'></strong><small id='h9n9o'></small><button id='h9n9o'></button><li id='h9n9o'><noscript id='h9n9o'><big id='h9n9o'></big><dt id='h9n9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9n9o'><table id='h9n9o'><blockquote id='h9n9o'><tbody id='h9n9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9n9o'></u><kbd id='h9n9o'><kbd id='h9n9o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h9n9o'></i>

      <code id='h9n9o'><strong id='h9n9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dl id='h9n9o'></dl>
          <ins id='h9n9o'></ins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h9n9o'><em id='h9n9o'></em><td id='h9n9o'><div id='h9n9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9n9o'><big id='h9n9o'><big id='h9n9o'></big><legend id='h9n9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h9n9o'><div id='h9n9o'><ins id='h9n9o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h9n9o'></span>
          1. 反斧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7

              閆五有一把削鐵如泥的斧,江湖上稱之為“神斧”。憑著它,閆五盤踞武林霸主之位十餘年。盡管多年來,各門各派的武林高手不斷前來向他挑戰,但是都鎩羽而歸。閆五在江湖上就有瞭“斧神”的稱號。這一天,“劍聖”柳究約閆五決鬥於狼集山。閆五本無意取柳究的性命,但柳究招招攻擊其要害,迫使他不得不狠下殺手,廝殺兩個時辰後,終於在筋疲力盡之際,將柳究劈為兩半,自己也被他的劍刺成重傷。

              竭盡全力回到閆府,閆五對夫人紫燕交代瞭後事,就咽瞭氣。

              安葬瞭閆五,紫燕叫來閆五的兩個徒弟,神色凝重地說:“你們的師父臨終前囑咐,由高赫掌管《斧譜》和‘神斧’,你們師兄弟務必精誠團結,將斧功發揚光大,竭力鏟惡鋤奸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是大徒弟,功夫也遠勝於小徒弟薑楚,閆五這樣“以大帶小”、“以強領弱”的安排再自然不過瞭。

              閆五喪命的消息很快就傳遍瞭江湖,便隔三岔五地有高手前來挑戰高赫。其實他們是覬覦《斧譜》和“神斧”,因為擁有這兩樣神乎其神的寶物,武林霸主的地位自然是唾手可得瞭。所幸的是,高赫不愧是“斧神”的高徒,前來挑戰的高手無不傷筋斷骨大敗而去,甚至命喪“神斧”之下。自此後,高赫自詡天下第一,就漸漸地變得放蕩不羈和狂妄瞭,他甚至覺得以自己的身份,應該過上錦衣美食的生活,而不是現在粗茶淡飯的日子。如此一來,他就觸犯瞭閆五定下的不與官府為伍的規矩,和縣衙的人稱兄道弟。他雖然不敢怒對師母的規勸,卻是一副奈我如何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高赫酒後回到閆府,不見瞭師母和師弟。高赫對他們早就心生厭煩,紫燕對他的言行經常喋喋不休,而武功平平的薑楚更讓他羞於為其師兄,所以,在他看來,他們早走早好,最好永遠不再回來!

              不久後,高赫就娶妻納妾,仆人成群,閆府變成瞭高府。

              大凡學武之人都逞強好鬥,所以江湖中為稱霸武林而你爭我鬥,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但自從高赫成為霸主後,江湖中的爭鬥就偃旗息鼓瞭。因為高赫已經成為縣令的座上賓,挑戰高赫無疑就是和官府作對,即便得瞭武林霸主的稱號也絕無安生的日子,所以無論是誰,即便有稱雄之心也無逆天之膽。

              官府需要的就是整個武林瞭無生機的局面。其時,天災頻發,今年洪澇明年旱災,別說征收稅賦,單是治理遍地的流民就已經讓官府頭疼不已。但偏偏就有一些逞英雄的武林人士不但不為官府分憂,還率領流民鬧事,抗拒繳納稅賦,甚至要挾官府散發官糧救濟災民。當年的閆五就是這樣一個不識時務的人。現在高赫取代瞭閆五,甘心效勞於官府,除去瞭縣令的心病,自然讓縣令喜上眉梢,當然要以官威來竭力維護高赫的霸主寶座。縣令下令打造一塊牌匾,懸掛在高府的大門之上,牌匾上是熠熠生輝的兩個字:斧神。

              高赫能順利坐上武林霸主的寶座,自然也對縣令感恩戴德,縣令交代的事情,無不盡力而為。流民面對發著寒光的“神斧”無不膽戰心驚,再亂的場面,隻要“神斧”一出現,就瞬間靜息。

              江湖就這樣死氣沉沉地過去瞭十年。但這十年來,官府又有瞭新的煩惱:盜竊案件與日俱增,每天都有富豪人傢到縣衙報案。一查,犯案的都是那些災民。衙役們每天都為捉拿案犯而疲於奔命,牢獄也人滿為患。縣令頭疼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縣令正和高赫商議治安的對策,一個衙役進來,呈上一根繩索,說道:“剛才有人讓一個小乞丐送到衙門,說是獻給‘斧仙’。”高赫拿著繩索左瞅右瞅,不明白其中的名堂。縣令也看著繩索沉思良久,突然撫掌歡叫:“高人啊高人,良計啊良計!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茫然地看著縣令。縣令拿過繩索,甩瞭幾下,樂呵呵地說:“有瞭它,何愁牢獄人滿為患!”

              自此後,縣衙抓到案犯,不再關進牢獄,而是用繩索綁住手腳,丟在菜市場口,任其風吹雨打日曬。看管的衙役時不時還用皮鞭伺候,百般折磨。哀嚎聲響徹菜市場,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在菜市場看管案犯的兩個衙役挨不過困意,瞇眼養神,不知不覺就睡著瞭,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。聽到一個案犯在掙紮,兩人上前,月光朦朧,看不清案犯模樣。一個衙役踹瞭案犯一腳,訓斥道:“還想跑!”案犯不說話,隻是嘴裡發出“嗚嗚”聲,另一個衙役狠狠地甩瞭他一皮鞭:“還不老實!”案犯於是不再發聲瞭。

              天亮後,看管案犯的兩個衙役都大驚失色:他們昨天夜裡收拾的那個案犯竟然是縣令!縣令全身被一根繩索死死綁住,嘴裡塞著裹腳佈。

              是誰那麼大膽,又有那麼好的身手,在縣令熟睡後,將他悄無聲息地捆綁瞭丟到這裡?

              縣令用狐疑的眼光看著高赫。高赫心中一驚,馬上表白忠心:“大人放心,我一定設法捉拿那個該遭火燒雷劈的歹徒,將他碎屍萬段!”

              又一天中午,高赫在縣衙裡和縣令品茶,一個衙役沖瞭進來,叫道:“大人,不好瞭,有人在菜市場擺擂臺!”

              縣令茫然地問:“什麼擂臺?”

              衙役說:“比武擂臺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禁不住呵呵地笑瞭。

              縣令對衙役不耐煩地說:“盡管拿下就是瞭!”

              衙役哭喪著臉說:“此人武功極高,兩三招就打翻瞭我們幾個弟兄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抓起身邊的“神斧”,笑著說:“它已經多年沒有聞到血腥味瞭,我也該活動活動筋骨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和縣令在一群衙役的簇擁下,大搖大擺地來到瞭菜市場。一個簡易的擂臺就搭建在菜市場邊,四周圍滿瞭看熱鬧的人,一個約莫三十來歲的漢子孤零零地站在擂臺上,這人無疑就是擂主。

              高赫來到擂臺下,笑著問漢子:“好漢何方英雄?擺擂臺意欲為何?”

              這個漢子其實早就註意到瞭高赫,此時他微微一笑,說:“在下不是英雄,也不想當英雄,擺擂臺隻想要回兩樣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疑惑不解:“什麼東西?”漢子說:“《斧譜》和‘神斧’!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先是一愣,接著狂笑不已,縣令和一幫衙役也大笑不已,看熱鬧的人們嚇得臉色大變,紛紛躲到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漢子等高赫他們笑夠瞭,才又微微一笑說:“當年師父的預料不差毫厘,你早就已經不配再擁有這兩樣寶物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大吃一驚,仔細看漢子,驚呼:“薑楚!”

              沒錯,這個漢子就是高赫已經失蹤多年的師弟薑楚。薑楚仍是微微一笑,問高赫:“是你自己將寶物交出來,還是我去取回來?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冷笑說:“你真是厚顏無恥!當年師父留有遺言,指定我掌管這兩樣寶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薑楚怒聲說:“以你的所作所為,你現在還是師父的傳人嗎?還有資格掌管寶物嗎?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惱羞成怒,手握“神斧”躍上擂臺,厲聲喝道:“我今日要用你的血來祭‘神斧’!”

              薑楚反手在身後,一副對高赫滿不在乎的樣子。高赫氣得七竅冒煙,喝道:“快快亮出你的兵器!”

              薑楚從懷裡掏出一樣東西,大傢一看,頓時是一片驚呼聲和狂笑聲—看熱鬧的百姓驚呼,官府的人狂笑,因為,薑楚手裡拿的隻是一根普通的卷成一團的繩索!雖然還未比武,但無論是誰,都已經對結果毫無懸念瞭—倒下的,肯定是薑楚!

              薑楚笑著問高赫:“你忘記它啦?”又轉臉問臺下的縣令:“大人,那天晚上它伺候您老人傢還舒服吧?”

              縣令臉色鐵青,朝高赫喝道:“高赫,倘若你今天不捉拿下這個逆賊,就視同你是他的同謀!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大喝一聲,揮斧朝薑楚劈瞭上來,招招劈向他的要害。薑楚身子輕盈,或跳或蹲,左躲右避,避開“神斧”的鋒刃。他突然快速繞到高赫的身後,一聲大喝,甩出手中的繩索,瞬間繩索變得堅挺筆直,狠狠地打在高赫的肩膀上。高赫一踉蹌,痛得倒吸冷氣,幾乎要脫斧。他這才明白,當年武功平平的薑楚,此時的功夫已經是登峰造極,可以通過運氣讓繩索變得堅硬如鐵。

              高赫轉過身,揮斧劈向繩索,就在利刃即將觸到繩索的剎那,繩索卻變得柔軟如棉,被薑楚收瞭回去。高赫還未明白怎麼回事,薑楚又繞到他的身後,甩出繩索。繩索繞著高赫快速旋轉,停止以後,已經將高赫全身上下像包粽子一樣緊緊纏住。“神斧”已經脫落一邊,高赫無法施展身手,隻能哇哇亂叫,胡蹦亂跳。薑楚疾步上前,伸手在高赫的頭頂拍瞭一下,高赫慘叫一聲,轟然倒地。

              薑楚收回繩索,對高赫冷冷地說:“我還留你一條小命,隻是點瞭你的百會穴,廢瞭你的武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高赫已經是全身癱軟,雙唇一張一翕:“你……你……這是什麼功夫?”

              薑楚在他的身上找出《斧譜》,呵呵笑兩聲,說:“反斧功!”說著,抓起“神斧”,躍下擂臺,臺下的人還未反應過來,他就瞬間無影無蹤瞭。

              百姓們醒悟瞭過來,紛紛喝彩:“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縣衙的人已經嚇得心驚膽戰,豈敢上前捉拿薑楚?

              當年,閆五深知高赫的為人,預料到他遲早會背叛師門,之所以將《斧譜》和“神斧”讓高赫掌管,是因為他當時的功夫遠遠強過薑楚,倘若薑楚掌管這兩樣東西,定會被他害死。而且當年的薑楚也無能為力面對武林高手的挑戰。閆五在柳究的身上拿到瞭一本《劍術》,發現這套劍術是專門對付斧功的,於是交代夫人,讓薑楚躲開高赫潛心練這套劍術,倘若高赫真的背叛師門,就尋找時機清理門戶。薑楚知道“神斧”削鐵如泥,再堅硬的兵器也奈何不瞭它,於是以繩索為“劍”,以柔克剛。

              高赫沒瞭“神斧”,且武功已經盡失,被縣衙拋棄瞭,傢裡的一幫人也樹倒猢猻散。他整日躲在傢裡,倒不是怕武林高手像從前一樣前來挑戰,因為他已經沒有瞭值得挑戰的絲毫價值。他害怕一出門就被百姓的唾沫淹沒……